章节内容

发布日期:2022-01-08 02:11   来源:未知   阅读:

  对于西宁,凌云霄并不熟悉,那里一直是北祁国的边缘之地,从来都是被遗漏的小透明。

  跟随凌云霄一起逃过来的将军也催促道:“对啊皇上,保住性命不怕无法东山再起。我们去到西宁,那里粮草充沛,又远离其他各国,地理位置易守难攻,非常适合建立新的国都。”

  江水滚滚而去,听着几位将军的话,凌云霄大声笑了出来:“哈哈哈,朕不过是个亡国之君,将国家搞得支离破碎,弄得民不聊生。朕自己的能耐有多少一清二楚,就算如今渡过了湘水到达西宁,建立新的国都又如何,只不过延缓死亡的时间罢了。”

  每一次和凌云彻对决,凌云霄都是以惨败告终,他也算是彻底接受了这样的结局和命运。如今即使有一条活路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不想选择走下去了。

  “报!皇上,轩辕主君……追……追上来了!”走在最后的探子步履不稳的慌张报告。

  探子凌乱的脚步和慌张的语气像极了冲向礁岸的浪,冲撞到在场每一个人*****。

  湘水岸边停留着几艘他们刚找来的船只,几位将军一再催促,却不见凌云霄动弹。

  兵刃相接的声音也没能够惊动凌云霄,卫风知道他已经下定了某个决心,他不能不动,即使是死,他也要多几个人给凌云霄陪葬,至少去到了地下,凌云霄不至于太孤单。

  凌云彻和楚华衣追上来的时候,看到一身铠甲的凌云霄背对着他们看向江面,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按照凌云霄这副完全没有戒备的绝望模样,楚华衣只需要让狙击手瞄准,轻松就能够解决了他。

  兵器相碰发出的声音越看越小声,凌云霄知道他带来的这一百号人根本不是凌云彻手底下几名影卫的对手,所有人不到一盏茶功夫就被抓住了。唯独剩下凌云霄和卫风二人站在湘水边儿上。

  “轩辕主君。你赢了!”凌云霄在兵器的声音彻底没了的时候,他才缓缓的从自己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看向凌云彻。

  “你一直都比朕强,父皇在的时候你年纪轻轻就被封为王,而朕因为身份天生是太子。即使父皇面上对你有再多的忌惮,然而在他的心里你都是最好的皇位继承人。你不知道,他最后还想将这个皇位传给你。哈哈哈……朕怎么会同意!”

  楚华衣饶有趣味的盯着凌云霄,心里揣测凌云霄是否真的会像项羽一样“乌江自刎”。

  下卫风和其余几名将军,他们全都站在凌云霄身旁,不知道凌云霄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司炎君看到凌云彻不紧不慢的态度,以为他要被凌云彻的“感情牌”给打倒了,立刻出声道:“北祁皇帝,这个时候打感情牌是不是晚了?不管轩辕主君还是胤王的时候,还是今日,你迫害他的事情可是一件没少。而且你纵容苏雪颖和楚若宁利用蛊毒祸害百姓,伤天害理!

  你若当真懂得廉耻,明白是非,今时今日就应该立刻像男子汉一般抽出你的佩剑,自杀赔罪!”

  司炎君的话让凌云霄脸色一僵,他狠狠的瞪了马上的司炎君一眼,道:“东临国君竟然有脸面如此斥责朕!当初你带兵进攻轩辕,与苏雪颖同流合污的事情也没少做,如今也不知道又如同墙头草一般投向轩辕,真是伪君子!”

  司炎君脸色微红,他不想在楚华衣面前失了风度,而且他也的确做过这些事情,故而司炎君只能憋着不说话。

  对道:“轩辕主君,北祁皇帝不可留!且不说他的罪行罄竹难书,光是他为人奸诈狡猾,若是留他下来,指不定又有什么坏主意,做出伤害你们伤害百姓的事情!

  被点名询问的楚华衣其实也不赞同留下凌云霄一命,起初她以为凌云霄会像项羽一样有骨气,结果她还真是高估了凌云霄。

  凌云霄得意的看了司炎君一眼,而他旁边的将军们都变了脸色,他们与凌云彻没有任何关系,遂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会如何。

  就在凌云霄以为凌云彻不会杀他的时候,只听到凌云彻沉声说道:“北祁皇帝暴虐无度,纵容楚若宁肆意残害百姓,致使百姓枉死,家破人亡,北祁诸多城池沦为死城。我与东临国君为了消灭僵尸,保护百姓安全才讨伐北祁皇帝。今日北祁皇帝虽然投降,但累累罪行罄竹难书,不死难平民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