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湖成了小鱼乐园 满湖鱼儿从何处来?记者为您揭秘

发布日期:2022-01-06 10:21   来源:未知   阅读:

  “有一段时间没来月湖,突然发现现在的月湖成了鱼儿乐园,随处可见一大群小鱼畅游,偶尔还可以看见一些小鱼跳出水面!”市民黄女士今天下午带着孩子来月湖游玩,收获了惊喜。

  记者发现:月湖里大群游动的大多是黑色小鱼,偶尔也见彩色的锦鲤。湖里为什么会突然多了那么多鱼儿?针对以上疑问,记者采访到月湖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程PPP项目承建运营公司宁波天河水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王栋,为我们解开谜团。

  “现在湖里的鱼多数是宁波人口中的叉排鱼,当年月湖进行抽水清淤作业的时候,这些鱼的鱼卵就挂在河道壁面上,等作业结束,月湖重新蓄满水后,这些鱼就孵化出来了。”王栋解释说,“在治理初期,我们投放了螺类、蚌类、花白鲢鱼等底栖、水生生物,使得月湖快速达到一个基本的生态平衡,拥有一定的自净能力。水质的提升,鱼类的生存环境也自然提升。”

  但同时王栋也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随着水质的提升,鱼类的繁衍,加上游客自发无序的放生行为,使得目前月湖中的生物种群数量已超过了它的承载能力。为了控制生物量,管理人员也投放了一些肉食性鱼类加以控制,例如加州鲈鱼、黑鱼等,同时通过人为干预,将部分鱼类进行捕捞并放生至外河。但比起市民投放的锦鲤、龙虾、草鱼、甲鱼等物种的量,终究是杯水车薪。提起个别市民的放生行为,王栋一脸无奈,“有些被放生的物种非但无助于净化水质,还会因为不适应新的环境,出现大批死亡的现象,既不利于种群的繁衍生息,还会影响水质。”

  除了生态治理,宁波天河水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在月湖东南角的竹屿景区建设了月湖全湖双向净化活水系统中心。利用高差,将北湖的湖水送入南湖水处理中心的取水泵坑,再加入水质改良剂进行反应和沉淀,水、泥分离后,将处理后干净的水重新注入月湖中,推动水体在全湖实现循环流动。蓄水量40万方的月湖理论上一个月的时间可完成净化。

  “如今月湖水质基本能达到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个别指标部分时段甚至能达到Ⅰ类标准。近期月湖水质受“烟花”、“灿都”台风、汛期等的叠加影响,部分陆上受淹路段的污水被应急排入月湖,致使水质受到影响,我们也在努力通过各种措施来消除,如果顺利的线个月水质将会恢复到原有水平。”王栋补充说。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有一段时间没来月湖,突然发现现在的月湖成了鱼儿乐园,随处可见一大群小鱼畅游,偶尔还可以看见一些小鱼跳出水面!”市民黄女士今天下午带着孩子来月湖游玩,收获了惊喜。

  记者发现:月湖里大群游动的大多是黑色小鱼,偶尔也见彩色的锦鲤。湖里为什么会突然多了那么多鱼儿?针对以上疑问,记者采访到月湖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程PPP项目承建运营公司宁波天河水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王栋,为我们解开谜团。

  “现在湖里的鱼多数是宁波人口中的叉排鱼,当年月湖进行抽水清淤作业的时候,这些鱼的鱼卵就挂在河道壁面上,等作业结束,月湖重新蓄满水后,这些鱼就孵化出来了。”王栋解释说,“在治理初期,我们投放了螺类、蚌类、花白鲢鱼等底栖、水生生物,使得月湖快速达到一个基本的生态平衡,拥有一定的自净能力。水质的提升,鱼类的生存环境也自然提升。”

  但同时王栋也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随着水质的提升,鱼类的繁衍,加上游客自发无序的放生行为,使得目前月湖中的生物种群数量已超过了它的承载能力。为了控制生物量,管理人员也投放了一些肉食性鱼类加以控制,例如加州鲈鱼、黑鱼等,同时通过人为干预,将部分鱼类进行捕捞并放生至外河。但比起市民投放的锦鲤、龙虾、草鱼、甲鱼等物种的量,终究是杯水车薪。提起个别市民的放生行为,王栋一脸无奈,“有些被放生的物种非但无助于净化水质,还会因为不适应新的环境,出现大批死亡的现象,既不利于种群的繁衍生息,还会影响水质。”

  除了生态治理,宁波天河水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在月湖东南角的竹屿景区建设了月湖全湖双向净化活水系统中心。利用高差,将北湖的湖水送入南湖水处理中心的取水泵坑,再加入水质改良剂进行反应和沉淀,水、泥分离后,将处理后干净的水重新注入月湖中,推动水体在全湖实现循环流动。蓄水量40万方的月湖理论上一个月的时间可完成净化。

  “如今月湖水质基本能达到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个别指标部分时段甚至能达到Ⅰ类标准。近期月湖水质受“烟花”、“灿都”台风、汛期等的叠加影响,部分陆上受淹路段的污水被应急排入月湖,致使水质受到影响,我们也在努力通过各种措施来消除,如果顺利的线个月水质将会恢复到原有水平。”王栋补充说。